POM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OM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成汉政权建立者李特的生平简介李特是怎么死的

发布时间:2021-02-01 10:11:35 阅读: 来源:POM厂家

成汉政权建立者李特的生平简介 李特是怎么死的

李特(?―303年),字玄休,巴族,巴西宕渠(今四川营山)人,东羌猎将李慕之子,十六国时期成汉政权建立者李雄之父,亦是成汉政权的奠基人。

李特性格雄武沉毅,与兄弟李庠、李流率流民徙居巴蜀。301年因益州刺史罗尚的压迫起义,罗尚率兵三万偷袭义军绵竹大营,被李特将计就计杀的大败。攻克广汉后,与民约法三章,获得民心。罗尚表面上派使者向李特求和,暗地里勾结当地豪强势力,围攻李特。李特在奋勇抵抗之后,战败牺牲,其弟李流继统余众。其子李雄称帝后,追谥李特为景皇帝,庙号始祖。

李特的生平简介

家世背景

东汉末年,张鲁统治汉中,賨人(賨人即巴人,因其称向中原朝廷缴纳的捐税为賨布,故汉人称他们为賨人)李氏(李特的祖父)从巴西郡宕渠县前往依附张鲁。曹操攻克汉中后,李氏带领五百多家归附曹操,授任将军之职,迁移到略阳以北地区,号称巴氐。[3] 李特的父亲李慕,官至东羌猎将。

李特年轻时在州中任职,其见解很不寻常,身高八尺,有材力而勇武,善于骑马射箭,性情沉稳刚毅有度量 ,为人仗义好打抱不平,因此州中与之志同道合的人都归附于他。

巴蜀求食

元康六年(296年),氐人齐万年造反,关西一带兵祸扰乱,再加连年大荒,略阳、天水等六郡的百姓流亡、迁移,寻找粮谷进入汉川的有几万家[6] ,其中便有李特兄弟。路上处处见到有病和穷苦的人,李特兄弟经常救助赈济、保护这些人,从此得到众人之心。

流亡的百姓到汉中后,上书请求在巴、蜀寄食,朝廷议政时不允许,派侍御史李宓持节前往慰劳,同时监督他们,不让他们进入剑阁。李宓到达汉中,接受流民的贿赂,上表说:“流民有十万多人,不是汉中一个郡所能够救济,如果东往荆州,水流湍急危险,而且没有船只。蜀地有粮食储备,百姓丰足富裕,可以让流民前往那里解决吃饭问题。”朝廷听从李宓的意见。从此,流民散布于梁州、益州,不能禁止。

李特到剑阁时,观看当地险峻的地势,不由得长叹说:“刘禅拥有这样的地方,竟然还投降别人,难道不是才能平庸、低下的人吗?”同李特一起逃荒的阎式、赵肃、李远、任回等人都很惊叹,认为李特很不是一般。

铲除赵廞

永康元年(300年)十一月,朝廷下诏征召益州刺史赵廞入朝担任大长秋,让成都内史耿滕代替赵廞任益州刺史。当时赵王司马伦发动政变,废杀皇后贾南风,掌控朝政大权,赵廞与贾南风是姻亲关系,听闻朝廷征召任命,非常害怕,加上他看到晋朝的衰微败乱,心里已存有占据蜀地的愿望,就拿出仓库中的粮食,赈济流民,来收买民心。因为李特兄弟材力勇武,手下都是巴西郡人,与赵廞同郡,赵廞对待他们非常优厚,作为自己的爪牙。李特等人凭仗着赵廞的权势,专门聚众作强盗,蜀人十分忌恨他们,耿滕曾多次秘密奏报朝廷:“流民剽悍骁勇,而蜀人怯懦软弱,主人对付不了客人,一定会造成祸乱,应该让流民还归本土。如果让他们留在地势险要的蜀地,恐怕秦州、雍州地区的灾祸就要转移到梁、益地区。”赵廞听说后非常憎恨耿滕。当时益州接到诏书后,派文武官员一千多人迎接耿滕,耿滕率领众人进入州城,赵廞派徒众迎击耿滕,在西门交战,耿滕战败而死。

同年,赵廞自称大都督、大将军、益州牧,安排设置僚属,改换所属的郡守县令,晋朝廷所任命的官员,没有敢不听从赵廞的。李特的弟弟李庠和兄弟以及妹夫李含、任回、上官惇(一作上官昌)、李攀、费佗(一作费他)、苻成、隗伯等人率领四千骑兵归附赵廞。赵廞任命李庠为威寇将军,封为阳泉亭侯,把他看作亲信心腹,让他募集六郡的强壮勇武的人,发展到一万余人,以截断北来的道路。

李庠为人骁勇,很得人心,赵廞逐渐忌恨他,但没有明说。永宁元年(301年)二月,长史杜淑、张粲劝说赵廞道:“将军刚刚起兵,就仓促派李庠在外掌握重兵。他不是我们的族类,一定不会和我们一条心,这是倒转长矛交给别人让他向我们攻击,应当尽快设法对付他。”正碰上李庠劝说赵廞称帝,杜淑、张粲告诉赵廞这是李庠大逆不道,便把李庠与他的儿子侄子十余人一齐杀害。当时李特、李流都在外带兵,赵廞派人去安抚告慰他们说:“李庠说了不应该说的话,应判死罪。与你们兄弟不相干。”并任命李特、李流为督将。李特、李流怨恨赵廞,便带领兵马回到绵竹。

赵廞担心朝廷讨伐自己,派长史费远、犍为(一作蜀郡)太守李苾、督护常俊率领一万余人截断北来的道路,驻扎在绵竹的石亭。李特秘密聚集七千多人,夜袭并击败费远等人所率的军队,费远等人大败,用火烧他们,烧死者十有八九,于是进攻成都。赵廞得知兵马到来,惊慌害怕不知如何是好。费远、李宓、军祭酒张征(一作张微)等人在夜晚破开城门出逃,文武官员全部跑散。赵廞只和妻子儿女乘坐小船逃走,到广都时,被随从朱竺杀死。李特进入成都,放任士兵大肆抢掠,害死西夷护军姜发,杀死赵廞的长史袁治和赵廞所设置的官吏,派遣其牙门王角、李基前往洛阳,陈述赵廞的罪状。

交战罗尚

当初,梁州刺史罗尚听说赵廞谋反,曾上表说赵廞不是雄才大略之人,蜀地人们不会归附他,他的失败灭亡指日可待。晋惠帝司马衷任命罗尚为平西将军,兼任护西夷校尉、益州刺史,督牙门将王敦、上庸都尉义歆、蜀郡太守徐俭、广汉太守辛冉等率领七千多人进入蜀地。李特等人听说罗尚到来,非常惧怕,派弟弟李骧在路上迎接,并献上珍宝古玩。罗尚非常高兴,任用李骧为骑督。李特和弟弟李流又在绵竹用牛、酒犒劳罗尚。王敦、辛冉劝罗尚说:“李特等人专会作盗贼,应当趁机除掉,否则一定是后患。”罗尚没有听从。辛冉与李特以前有过交往,所以对李特说:“故人相逢,不是吉祥便是凶险。”李特深深猜疑害怕。永宁元年(301年)三月,罗尚到成都。

不久,朝廷下令秦州、雍州,让召回流入蜀地的流民,并派御史冯该、张昌监督执行。李特的哥哥李辅一直留在家乡略阳,托辞说迎接家人,从略阳来到蜀地,告诉李特说:“中原刚发生过变乱,不必回去。”李特认为有道理,于是产生占据巴蜀称雄的想法。便多次让阎式拜访罗尚,请求通融暂且停留到秋天,并贿赂罗尚和冯该,罗尚、冯该同意李特的请求。朝廷讨论讨平赵廞的功劳,任命李特为宣威将军,封长乐乡侯;李流为奋威将军,封武阳侯。朝廷文书下达益州。让罗列同李特一起讨伐赵廞的六郡流民名单,准备赐以奖赏。正逢辛冉因不是按常规受征而来,不愿意应召,并想把消灭赵廞之功占为己有,不执行朝廷旨意,不如实上报,大家都怨恨他。

罗尚派从事催促监督遣送流民,限令七月上路。辛冉性情贪婪凶暴,打算杀掉流民的首领,掠取流民的财产,就和李苾告诉罗尚说:“流民以前趁赵叛乱,剽窃抢惊很多财物,应当下发公文设置关卡收取这些财物。”罗尚于是传送檄文到各地要求开始遣返,并派梓潼太守张演在各路口要地设置关卡,搜索财宝。李特等人一再请示,要求等到秋收之后。当时流民分布在梁州、益州地区,为人当佣工,听说州郡逼迫遣返,人人忧愁怨恨,不知所措。得知李特兄弟频频请求留一段时间,都感激并依赖他们。况且雨季就要到来,当年的庄稼还没有收割,流民没有上路的路费[25] ,于是结伴前去见李特。李特就在绵竹建起大营,用来安置流民,写信给辛冉请求宽限自己。辛冉大怒,派人分头在大路要口张榜,悬赏抓住李特兄弟,许愿要给重赏。李特见到后,非常害怕,将榜全部取下带回,和李骧改写悬赏内容为:“能够送来六郡的豪强李、任、阎、赵、杨、上官以及氐、叟的侯王首级一个,赏布帛百匹。”因此流民大为恐惧,都前往归附李特,骑着马带着弓箭,不到一个月就超过两万徒众。李流也聚集数千徒众。十月,李特就分成两个营盘,李特住在北营,李流住在东营。

李特派遣阎式去见罗尚,请求重新确定期限,阎式看到要冲在营建栅栏,图谋捕取流民,感叹说:“民心正不安定,现在却急于遣送,变乱就要发生。”又得知到辛冉、李宓态度不会改变,就辞告辞罗尚返回绵竹。罗尚对阎式说:“你就权且告诉流民说,我的意见是听任放宽期限。”阎式说:“您受奸说蒙蔽,恐怕没有宽期的道理,百姓是卑弱而不能轻视的,现在不讲道理一味催促他们,众怒难犯,恐怕为祸不浅。”罗尚说:“是的,我不欺骗你,你走吧!”阎式回到绵竹,对李特说:“罗尚虽然这样说,但是也不可相信。为什么呢?罗尚的威势和刑法都没有确立,辛冉等人都各把持着强大的兵力,一旦他们变乱,也不是罗尚所能制服的,应当作好充分准备。”李特采纳他的意见。 辛冉、李苾互相商议说:“罗尚贪婪而无决断能力,日复一日,使流民奸诈的计谋能够得以施展。李特兄弟都具有雄武的才能,我们势必会被李特俘虏,应当为此作出决策,罗尚不值得再去请示。”就派广汉都尉曾元、牙门张显、刘并等暗地带领三万步兵、骑兵袭击李特的营帐。罗尚听说后,也派督护田佐援助曾元。李特原来就掌握着情况,就修理甲胄磨好兵器,严密戒备着等待他们。曾元等到来后,李特按兵不动,等到曾元的人马进来一半时,埋伏的兵士突然向他们猛击,杀死田佐、曾元、张显,李特将三人的首级都送到罗尚、辛冉那里给他们看。罗尚对属下军官说:“李特这个贼虏终于势成而离去,而广汉太守辛冉不听我的话,使李特的气势更为嚣张,现在怎么办?”

推为首领

这样,六郡的流民一致推举李特做首领。李特让六郡流民的部曲督李含、上邽县令任臧、始昌县令阎式、谏议大夫李攀、陈仓县令李武、阴平县令李远、将兵都尉杨褒等人上书,请求依照梁统奉窦融的旧事,推举李特为行镇北大将军,按照正式程序拜官受爵,同时封任其弟李流为镇东将军,号称东督护,镇守统领一方;其兄李辅为骠骑将军,其弟李骧为骁骑将军;于是进军攻打辛冉。辛冉的部众出战,李特总是打败他们。罗尚派李宓、费远率军救援辛冉,但因畏惧李特而不敢向前。辛冉计穷力竭,最后突围逃奔德阳。李特进入并占据广汉,让李超担任太守。继而进军成都攻打罗尚。罗尚给阎式去信通告,阎式回信给罗尚,责备他相信任用谗言构陷的人,想要讨伐流民,并陈述李特兄弟为王室立功,来使益州地方安宁。 罗尚看到信,知道李特等人将有更大的图谋,环城固守,向梁、宁二州求救。于是李特自称使持节、大都督、镇北大将军,秉承旨意进行封拜,完全依照窦融在河西时的旧事。李特任命李始为武威将军,次子李荡为镇军将军,少子李雄为前将军,李含为西夷校尉,李含的儿子李国离、任回、李恭、上官晶、李攀、费佗等人为将帅,任臧、上官惇、杨褒、杨珪、王达、麹歆等为卫士,李远、李博、夕斌、严柽、上官琦、李涛、王怀等人为僚属,阎式为谋主,何世、赵肃为心腹。罗尚平素贪婪、残忍,是百姓的祸害。李特则与蜀地百姓约法三章,遍施恩惠,取消劳役,赈济帮助百姓,以礼尊待贤人,提拔怀才不遇之士,军队政务严肃井然。蜀地百姓非常高兴。罗尚多次被李特击败,就设置大量工事,沿着郫水安营扎寨,战线长达七百里,与李特对峙 ,并向梁州和南夷校尉请求救援。

大败晋军

太安元年(302年),河间王司马颙派督护衙博、广汉太守张征征讨李特,在梓潼驻军。南夷校尉李毅亦派兵五千援助罗尚,罗尚派督护张龟驻军繁城,三路进攻李持。李特派李荡、李雄袭击衙博。李特亲自率军攻打张龟,击败张龟。李荡和衙博连日接战,终在阳沔击败衙博,其兵众战死一大半。李荡追赶衙博到汉德,衙博逃往葭萌。李荡进扰巴西,巴西郡丞毛植、五官襄珍率郡投降李荡。李荡抚恤新归附的人,百姓安定。李荡进兵攻打葭萌,衙博逃往远方,他的部众全部投降李荡。李特自称益州牧、都督梁益二州诸军事、大将军[34] 、大都督,改年号为建初,赦免其辖境内的罪人。

八月,李特攻打张征。张征倚仗地势高而凭据险隘,和李特相持好多天。当时李特和李荡分成两个营寨,张征侦察到李特的营寨空虚,派步兵沿着山绕过去攻打他,李特迎战不利,山势险要狭隘而逼仄,众人不知如何是好。罗准、任道都劝说撤退,李特估计李荡必定会救援,所以不答应。张征的部众到来的越来越多,山路非常狭窄,只能一两个人通过,李荡的军队不能前进,他对司马王辛说:“父亲在敌人重围中,今天就是我死的日子。”于是身穿双重鉴甲,手持长矛,大声呼喊着一直向前,拦阻他的必死无疑,连杀十多人。张征的部众过来相救,李荡的兵卒都拼死作战,张征的军队终于溃败。李特提出想要放张征回涪城,李荡和王辛进言说:“张征的军队连续作战,兵丁伤残,智谋和勇气都用尽,应该利用他们的疲敝制服他们。如果宽大而放掉他们,张征养好伤员收拾停当阵亡的,余下的兵众再次集合,要对付他们就不容易。”李特听从他们的意见,继续进攻张征,张征突围逃走。李荡水陆两路追赶他,终于杀死张征,俘虏张征之子张存,因张征的丧事而把张存放回去,并把张微的尸体还给让张存。

李特攻打张征的同时,任命将领骞硕为德阳太守,驻守德阳。骞硕夺取的土地直到巴郡的垫江。李特派李骧和李攀、任回、李恭驻军毗桥,来防备罗尚。罗尚派兵攻打,李骧等打败他们。罗尚再派数千人出战,李骧再次冲垮他们,缴获大量器物甲仗,攻打焚烧他们的寨门。李流进兵驻扎在成都的北面。罗尚派部将张兴向李骧诈降,借以观察虚实情况。当时李骧的部队不到二千人,张兴在夜里返回向罗尚报告,罗尚派一万精兵夜袭李骧。李攀在迎战时战死,李骧和将士们逃往李流的营寨,和李流合力回头攻打罗尚的部队。罗尚的部队大乱,败逃回去的只有十分之一二。晋朝的梁州刺史许雄派兵攻打李特,李特冲锋击败他们,接着进兵攻打,击败罗尚的水上部队,于是占领成都,李特的威势更加强大。[38] 蜀郡太守徐俭率小城军民投降,李特任命李璜为蜀郡太守来安抚那里。罗尚占据大城自卫。李流进兵屯驻在江的西岸,罗尚害怕,派使者求和。

当时蜀人感到危险而恐惧,都连结村庄建起营垒,向李特请命,李特派人一一安抚他们。益州从事任明劝说罗尚说:“李特本来就是个凶徒叛逆,侵害百姓,而且分散兵马,放到各个村寨去,骄傲懈怠没有防备,这是上天要灭亡他。可以通告各村,秘密约定日期,内外攻击他,打败他是没问题的。”罗尚听从他的意见。任明先假装投降李特,李特询问城中的虚实情况,任明说:“谷米快要吃光,只有钱财而已。”接着要求探家,李特允许他。任明秘密说服各村,各村全都听候命令。回去报告罗尚,罗尚答应按期出兵,各村也同意到时候赴会。

李特是怎么死的

太安二年(303年)正月,晋惠帝派荆州刺史宋岱、建平太守孙阜带领三万水军援救罗尚,宗岱让孙阜为前锋,迫近德阳。李特派李荡、李璜、任臧共同抵御宗岱、孙阜。 宗岱、孙阜军队势力强大,各个土堡都有二心。益州兵曹从事、蜀郡人任睿对罗尚说:“李特让部众分散去吃饭,骄傲懈怠没有防备,这是上天让他灭亡的时候。应当与各土堡秘密约定,到时候同时发动,内外夹攻,一定能够击溃他。”罗尚让任睿在夜里从绳子上溜下城,到各土堡宣布旨意,约定在二月十日共同攻击李特。任睿就到李特那里假装投降。李特向他问城里的情况,任睿说:“粮食储备快要用完,只剩下一些钱和布匹而已。”任睿请求出营看望家人,李特允许。于是任睿回城向罗尚报告。

二月,罗尚派兵袭击李特的兵营,各土堡全都响应,连续战斗两天,李特因兵少不敌而兵败,收集余下的部众,退往新繁。罗尚的军队撤回时,李特追击他们,转战三十多里。罗尚派出大军迎战,李特的军队惨败,罗尚斩杀李特和李辅、李远,焚烧他们的尸体,将首级传送到洛阳,流民非常惊惧。李荡、李雄收容残余部众退保赤祖。 李雄称王后,追谥李特为景王,李雄称帝时,追尊为景皇帝,庙号为始祖。

订做棉袄费用

订做T恤

定做冲锋衣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