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M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OM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国内3G山雨欲来中国3G也要学日本的凝聚力

发布时间:2020-02-11 04:55:59 阅读: 来源:POM厂家

日本3G的成功之道

日本在3G发展上处于领先地位。日本于2000年6月以招投标方式颁发3G牌照,NTT DoCoMo,KDDI和J-Phone三家移动运营商分获经营许可。获得许可证后,三家先后推出了3G业务,2003年,又有1家运营商进入市场,使得市场中3G运营商的数量增至4家。

NTT DoCoMo是日本最大的移动运营商,原计划2001年5月推出3G业务,由于软件和终端等问题不得不将业务推出时间推后,但从2001年5月开始3G试运行,在发牌后近1年后,率先推出商用3G业务。

KDDI由KDD、IDO和DDI三家合并而成,成立于2000年10月1日,目前是日本第2大移动运营商。2002年4月它推出3G业务,选择了摩托罗拉的网络设备。

J-Phone Communications——是英国的Vodafone的控股公司,在两度推迟3G推出时间后,终于在2002年12月20日推出3G,与DOCOMO和KDDI相比,它推出3G业务最晚。由于缺少适用手机出师不利,在推出3G业务后2周内,签订用户只有1200。

从时间上看,2001年10月1日,NTT DoCoMo推出商用3G业务,使日本成为全球第一个开通3G商用业务的国家;从发展上看,日本3G的规模也是世界最大的。它不仅开放了3G网络,并以此为基础提供各种丰富的3G数据业务,成为3G商用的领头羊。这些都使它获得了全球3G市场“晴雨表”的名称。3G发展还会使主要蜂窝电话/PHS和消费类无线局域网服务商、设备商、ICP和ISP,通过推广3G服务和产品获得机遇。

2002年3月1日,NTT DoCoMo正式在伦敦和纽约上市,还收购了AT&T无线业务16%的股份。在亚洲,它与NEC、香港和记等合作推进3G。同时,它通过资本纽带在欧洲推广其“i-Mode”模式,进而打开欧洲甚至美国的3G市场。

目前,NTT DoCoMo的3G用户所交纳的3G话费,还无法补偿高额的成本投入,设备规模不够使成本降不下来,运营商和制造商是赔本赚吆喝。KDDI共投资1.1万亿日元,目前已全部收回投资。其中有3000亿投到1x,年收入1.6万亿日元,占总收入的59.3%。由此可见,在网络建设成本上,KDDI的CDMA2000网络仅需软件升级和增加信道板就可,系统建设成本很低。使业务提供的价格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相比之下,NTT DoCoMo的WCDMA网络,由于缺乏网络兼容需新建网络,导致较高的建设成本,限制了覆盖范围的迅速扩大,影响了消费者对业务的信心。

NTT DoCoMo在最初试验阶段,试用者无需交纳手机费和月租费,只支付使用费。话音通话180日元/3分钟,发送短消息5日元/条,数据传输收费0.05日元/包。3G的使用费与2G比较,话音业务上,基本费高于2G,但通话费与固定电信通话费还低于2G业务,可视电话费也仅比一般电话贵4日元。数据业务上,3G业务还是比2G业务高,这对3G业务的发展产生的影响是负面的。

目前,日本移动通信处于3网并存状态,分别是PDC,WCDMA和CDMA(包括CDMAOne和CDMA20001x)。从各运营商不同网络用户结构分析,3G用户仍不是移动市场的主导。

国内3G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如何抓住机遇,促进发展?

崔小龙:日本的运营商和设备制造商都赶上了3G建设的第一次浪潮,所以说在国际化方面占得先机。从国内运营商走向国际市场角度来说,目前并没有很成功的例子。虽说电信、移动在海外都有动作,但没什么建树。所以,在3G市场,对于运营商来说短期内还是更应关注国内市场。这种跨国运作一般来说就两种模式。一种是资本层面的运作;一种是到当地建网,相比较而言,国内运营商更喜欢前者,因为它的风险相对来说小。从设备厂商来说,国际化的路已经在走了,但是也只是刚刚上路而已。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是国内3G设备厂商已经错过了第一轮3G建设的浪潮。1999年到2002年是第一个3G建设高峰期,现在正迎来第二个高峰期,主要是由于中国、印度、巴西等新兴国家电信市场的快速发展。所以现在对于国内设备制造商来说还是有相当大的机会。

梁雄健: 日本在正式推出3G业务前的试用阶段,通过网上招募选择试用者,根据他们使用业务的情况,普遍征求用户意见,发现存在的问题,及时解决存在的问题。比如:NTT DoCoMo就是通过试验期,发现了用户对手机重量、体积及待机时间的不满,并着手解决这些问题。通过2001年7月的调查,NTT DoCoMo了解到用户对话音质量的满意度高达71%,但对接通率满足度只有53%。为此,它一直在改善通话质量,这种把问题限制在尽可能小范围内的做法,可以减少不必要的损失,既可降低成本,又可给自己的发展留有一定余地。不过,对于国内3G市场来说,已经经过了这么几年的炒作,所以大家更关心的是3G时代能获得怎样的服务,这是决定3G发展的关键所在。

KDDI成功得益于现有系统的良好兼容及高速数据传输。就技术角度看,目前使用的WCDMA和CDMA2000相比,CDMA20001x推出晚,在技术和性能上也不及前者,但却后来居上,主要是技术更容易平滑过渡、与2G网兼容、建网初期成本低,从长远看,GSM运营商选择WCDMA比较适当。而对非GSM运营商,选择CD?鄄MA2000可能更有利。

周春生:日本的移动普及率和家庭INTERNET普及率很高,这为3G发展奠定了必要和坚实的基础。日本充分利用亚洲文字较少的文字量包含大信息量的特点,推出日英两种文字的业务,提高了业务使用率,扩大业务的可使用人群。相比之下,我国的移动普及率较低,电脑及INTERNET普及率更低,但是绝对数量大,而且网民总体素质已经不错了。如果在3G业务推出时兼有中英文业务,对扩大用户群,促进3G业务推广将是非常有利的。

日本在业务开发上推崇与制造商的合作。一方面运营商根据市场需要向制造商提出业务规范要求,由制造商考虑技术实现和产品生产,另一方面,制造商根据技术创新提出业务方案,供运营商选择。运营商与制造商的合作通过合同和信誉,而不是资本为纽带。NEC与NTT DoCoMo是典型的例子。

与手机制造商的合作方面,KDDI和NTT DoCoMo采取了不同的方式,KDDI先提出需提供市场的业务、手机的功能配备,并将信息提供给制造商,由他们选择相应的技术生产。NTT DoCoMo则先自行开发新业务技术,然后将技术提供给厂商去生产。这两种不同的合作方式,似乎也对手机开发产业造成了不同的影响。

3G业务更多的是数据业务,调动更广泛的社会信息资源,日本通过与社会门户网站共建信息网,实现共同发展和多赢,如KDDI和1900个ICP合作开展相应业务。日本3G发展中,运营商、制造商及内容提供商间的合作,是值得一提的成功例子。由于设备制造商和运营商的密切合作,为市场提供了终端用户需要的手机及便携装置。移动运营商在推出业务时,手机采用以运营商的品牌为主导,而不是制造商的品牌。用户首先选择业务提供者,然后才是设备制造商。用户在选择手机时,只限于业务提供商的品牌及提供的产品。

3G产业链中各方的相互协作,已证明它们在3G价值链中的影响和地位有所增加。这不仅表现在运营商对3G标准的参与,而且还表现在运营商、制造商及内容提供商加强了国际间的合作。

运营商如何找准自身发展的命脉?

梁雄健: 由于用户需求越来越多样化,对于运营商来说,确定面向市场的营销策略是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KDDI采取的主要策略是吸引用户的应用和服务,在原有业务效率提高的同时,扩大可支持的服务内容,与ICP间建立合理的利润分成模式。NTT DoCoMo将市场定位于商业用户,但结果发现用户更多愿意将3G业务用于娱乐目的。为此,FO?鄄MA业务的商业化受到质疑,商业服务的价值未得到体现,缺少多样化内容,使高速优势无法发挥。另外,用户希望3G可将PHS,移动电话,PDA和笔记本电脑的数据通信、话音、日程表、电脑处理集一身。实现上,网络技术是3G,但界面是I-mode的,与2G没有明显的差异性。

由此可见,找准真正的市场需求对运营商及整个相关产业链都是发展的核心内容之一。如果不能找准,将会造成巨大的损失。

周春生:在网络建设上,日本的NTT DoCoMo更多选择本国制造商为战略合作伙伴,比如:FOMA 基站,主要供货商是松下MCI、NEC、富士通等。在手机方面,我们可发现,无论是NTT DoCoMo,KDDI及J-Phone选择的制造商大部分是日本企业,比如:NEC、松下、三洋等,这种选择一方面可扶持本国制造业,实现本地化,另一方面,可得到更多、更实际、更方便的技术及服务支持,还可节约成本提升竞争力。这对我国运营商发展3G是很有借鉴意义的。

用户是上帝,3G时代如何服务好上帝,做好2G向3G过渡工作?

梁雄健: 从日本3家3G运营商的实际发展中可发现,终端设计、供应、价格及兼容性是3G发展的4大瓶颈和关键问题。在终端设计上,重量、大小、待机时间、使用方便性、上网是否需要附加设置等都非常重要,NTT DoCoMo在这方面的问题应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另外,日本在手机方面,2G采用了自己的标准,不存在双模手机问题,终端设计好解决。

在终端提供上,用户希望有充足的货源和多样化的品种可供选择。J-Phone由于推出业务时可供选择的手机种类太小,影响了业务的推广,KDDI手机供应商相对充足,可满足市场需求。上述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可供我们借鉴。

在3G发展初期手机成本很高,如NEC手机制造成本6万日元,一般用户难以承受。在这种情况下,要实现2G用户向3G的过渡和转移,日本采取的方式是:制造商一般以成本或低于成本价卖给运营商,运营商再采用补贴方式低价销售给用户。应尽量避免赠送手机,因为这只是一种短期效益,对长远效益并无太大好处。

周春生: 降低成本。日本3G发展快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没有许可证拍卖费,使得运营商相对支付巨额许可证费用的欧洲运营商,负担轻、成本低,建设3G网络资金相对充裕是其中之一。比较NTT DoCoMo和KDDI的技术,KDDI虽不占优势,但由于更容易平滑过渡、与2G网兼容(NTT DoCoMo的WCDMA尽管可使用原有GSM的设施,一定程度上也可使用GSM的核心网,但却不能和NTT DoCoMo的2G二代PDC兼容。NTT DoCoMo只得另建一独立的3G网。KDDI的CDMA20001x与原有的CDMAOne同属CDMA技术,过渡方便,只需在IS-95 基站上加两块电路板即可)。使它无需建设新网,降低了建网初期的成本。它的终端与2G终端配套,只需增加少量的附件就可使用,使价格优势很突出。这些方方面面的成本节约加起来,就可使运营商出现累积的成本优势,可保持它在竞争中优势地位。这一点太值得中国运营商研究和学习。

日本在2G时代的经验教训对于我们发展3G有何借鉴意义?

梁雄健: 日本在2G上完全采用自主产权的PDC系统,但由于无法进入国际市场,丧失了全球主流GSM市场,未能造就国内类似摩托罗拉、诺基亚的世界级制造商,很强的设备专用性,导致高昂的成本,影响了运营商的利润。

在3G发展上,日本吸取了以往的经验,选择了两种国际成熟的标准,运营商在国际上可通行无阻,同时吸引外资,国外电信运营商可从容进驻。

虽然中国市场要比日本大得多得多,但中国在推自己的TD-SCDMA时,还是要吸取日本的经验,在考虑问题时,要把目光放在全球。培育自己的制造商。在中国的移动运营商中,中国移动使用的是GSM系统,中国联通则兼有GSM和CDMA系统,3G推出采用WCDMA,涉及到平滑过渡问题,如果上自己的TD-SCDMA,也存在兼容问题。

周春生: 事实上,我们在2G手机发展由于战略决策不当,造成了整个市场被国外制造商占领的被动局面,在3G发展中应吸取以往教训,好好把握机会,这个问题应引起政府及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运营商及制造商也应向国家利益出发精诚合作,合力打造民族品牌。在这方面日本的凝聚力值得我们学习。

崔小龙:易观国际电信首席分析师

梁雄健:北京邮电大学教授

周春生: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教授

中山筹划税务代理

中山工作签证办理

深圳注册公司商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