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M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OM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深圳国资下的新“荣耀”,将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2022-06-08 21:55:49 阅读: 来源:POM厂家
深圳国资下的新“荣耀”,将何去何从?

1

从华为独立的荣耀手机,快速触底反弹。

公开数据显示,荣耀手机的市场份额在2021年Q1一度跌至3%。而在之后,其市场份额便开始快速攀升,到2021年Q4,在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跌11%的背景下,荣耀的市场份额已经上升至17%,位居行业第二。

进入2022年,荣耀再进一步。

市场调研机构CINNOResearch最新公布的报告显示,2月份中国市场智能手机销量约2348万部,同比下滑20.5%,环比下滑24.0%,同比环比双双出现收缩。其中,OPPO、荣耀、苹果、vivo与小米分别以400万、390万、380万、380万、360万台的销量位居第15位。值得注意的是,在排名前五的手机品牌中,只有荣耀同比上升141.6%,呈逆势增长趋势。

销量的恢复增长,主要得益于荣耀独立后,很快解决了芯片供应问题并进行了快速的产品更新。例如:

2021年1月,发布荣耀V40。

2021年1月,发布V40轻奢版。

2021年6月,发布荣耀50系列。

2021年8月,发布荣耀Magic3系列。

2021年12月,发布荣耀60系列。

2021年12月,发布荣耀X30系列。

2022年1月,发布首款折叠屏旗舰手机MagicV系列。

2022年2月,发布Magic4系列。

至此,荣耀形成了Magic系列、数字系列、V系列与X系列四个完整的产品体系。其中较让人意外的是,荣耀Magic系列因祸得福,其在华为手机发展受限的情况下实现了对华为Mate系列的补位,成功站稳高端市场。近日荣耀CEO赵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4000元的价位档上,荣耀Magic4首销成绩达到同档位产品的23倍,而且未来相当长时间内可能会保持第一。

在渠道上,荣耀也继承了华为之前的渠道体系。《砺石商业评论》在线下市场调研时发现,大量之前非华为直营的专卖店,都将销售主力转向荣耀产品,这是支撑荣耀得以快速收复失地的另一个关键因素。

另外,国人对华为品牌有着深厚的感情与高度的信任感。当华为因为5G芯片断供而停发5G新品时,国人便把对华为的这种情感与信任转嫁到从华为独立的荣耀身上,随着原来华为用户迎来换机潮,其中一部分选择苹果外,很大一部分选择了荣耀,这也让荣耀成为华为下滑的最大受益者。

2

在业绩快速反弹的同时,荣耀也不乏一些隐忧,其中最核心的是其当前的股权结构,给公司的长远发展带来了较大的不确定性。

2020年11月17日,承载荣耀核心业务的公司主体荣耀终端有限公司从华为独立。最新的工商注册信息显示,荣耀终端有限公司当前有6个直接的法人股东,分别是深圳市智信新技术有限公司、深圳市鹏城新信息技术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深圳市星盟信息技术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深圳国资协同发展私募基金合伙企业、深圳市春芽联合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深圳星耀壹号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这6个直接股东大致可以分为三类。

第一类股东是深圳国有资本。穿透多层持股结构,《砺石商业评论》发现深圳市智信新技术有限公司与深圳市鹏城新信息技术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企业背后实际控制人都是深圳市国资委。

深圳国资协同发展私募基金合伙企业有8个合伙人,分别是深圳市鲲鹏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市罗湖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深圳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资本运营集团有限公司、深圳市国资委、深国际控股(深圳)有限公司、深圳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深圳市鲲鹏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这些也均是深圳市国资委全资控股的国有企业。

第二类股东是荣耀的代理商与经销商等线下渠道合作伙伴,它们均作为有限合伙人在深圳市星盟信息技术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深圳市春芽联合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中出现。

其中,深圳市星盟信息技术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共有5个有限合伙人,分别是北京松联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普天太力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中国邮电器材集团有限公司、共青城酷桂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天音通信有限公司等几个中国最大的手机国包商,它们分别持有该合伙企业37.77%、36.32%、21.79%、2.18%与1.74%的份额。

深圳市春芽联合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有限合伙人则多为省一级的代理商,包括深圳冀顺通、新疆鑫晨恒天、内蒙古英孚特通讯、安徽鑫松联、西藏星宇通讯与山东怡化等近30家企业。除了省级代理商,还有苏宁易购与深圳顺电等家电3C连锁领域的KA客户。

第三类股东是金融机构,主要体现在深圳星耀壹号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其只有两个合伙人,分别由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与深圳市智慧城市科技控股有限公司持有99.98392%与0.1608%的份额。深圳市智慧城市科技控股有限公司也是由国资委全资持有的深圳市智慧城市科技发展集团有限公司100%持有。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荣耀众多代理商与经销商参与的有限合伙企业中,其管理合伙人均是深圳市鲲鹏展翼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而穿透多重股权结构,深圳市鲲鹏展翼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正是由深圳市国资委全资持有的鲲鹏资本所控制。

而值得注意的是,在目前的工商注册信息中,荣耀的核心管理层尚未出现在荣耀的股东名单中。所以,从股权结构来看,深圳市国资委是荣耀的绝对控股股东,其掌握着资本规划与高管激励等重大事项的决策权,而以赵明为核心的高管团队,只是扮演着职业经理人的角色,更多的是主导业务决策,而很难在资本与员工激励层面有太高的权限。

这样的股权结构,给荣耀的长期发展带来了较大的不确定性。熟悉华为的读者都了解,华为今天的成功,离不开其构建的全员持股的股权激励体系。如果没有这套机制,华为的奋斗者文化与人才济济的局面就无法出现,那么也就没有了其在各个业务与各个核心技术领域的突破。

华为全员持股体系的建立,一方面得益于华为作为一家纯民营企业的灵活性,另一方面是得益于任正非作为一个伟大企业家所拥有的常人无法企及的格局、无私与利他主义思维。而由于新荣耀是由深圳国资绝对控股,其在针对管理层与员工的股权激励上,很难具备华为昔日的灵活性与慷慨度。

目前,荣耀的核心管理层还是主要由之前的华为老人担任。除了董事长万飙(原华为消费者业务首席运营官)与CEO赵明(原华为荣耀业务部总裁)外,新荣耀产品线总裁方飞曾担任华为消费者业务产品线副总裁,新荣耀零售管理总裁杨健为原华为消费业务中国区零售管理部部长,新荣耀海外总裁朱振东为原华为拉美地区部总裁,新荣耀海外渠道部长王元琳为原华为中东非洲渠道销售部长,新荣耀MTK部部长邹良军为原荣耀海外销售与服务部部长;新荣耀GTM部部长黄子荣为原华为GTM部部长,其他来自华为体系的中基层员工更是不计其数。

荣耀CEO赵明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华为很多优质的技术工程师与影像解决方案的专家都加盟到了荣耀,其中有一些参与过芯片的最底层规划。荣耀的此次快速触底反弹,很大程度依赖于这批华为老人在华为时期的技术与文化沉淀。

据《中国企业家》杂志报道,荣耀从独立拿到芯片资料,到推出荣耀50系列,一共只用了211天。如果荣耀不能很好地解决对现有核心团队的股权激励,那么从长期来看,这支队伍是否能继续保持华为昔日的奋斗者文化与强悍的战斗力就成了一个未知数。

这在最近的一些媒体报道中已经初现端倪。据悉,荣耀公司自去年11月份左右,启动了内部员工配股,但与华为内部股每年分红不同,荣耀内部股不分红,且需要员工出资购买,这并未赢得员工的欢迎。在此背后,可见这项股权激励的吸引力较为一般。

另外,在去年就曾传出,荣耀公司面向各省前10的经销商配售原始股,认购金额为500万5000万元不等。但在现实落地过程中,这些经销商的认购积极性不够,一方面500万元起步的购买资金较大,另外就是申购价格也并不便宜,吸引力一般。

据悉,上述面向经销商与员工的股权激励计划,都是由深圳国资委的代表方派专人牵头制定的,而并非荣耀公司董事长万飙与CEO赵明所能决定的。从万飚、赵明等核心管理层的角度来看,股权激励多多益善,认购价格越低越好,而从深圳国资的角度来看,首先考虑的是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股权激励力度越小越好,认购价格越高越好,这不可避免地造成了大股东与核心管理层之间的博弈。

3

没有了任正非这个极具企业家精神的卓越领导人,没有了华为技术鱼池的众多技术积淀,也没有了激励团队持续保持活力的全员持股计划,华为留在荣耀身上的烙印势必会逐渐衰退。

从长期来看,荣耀必须尽快找到一个能够继续激励员工持续奋斗的全新机制。不过囿于国有资本控制下的一些弱点,这将是荣耀接下来最重要的难点。如果能够解决的好,荣耀将有可能因祸得福,在脱离华为之后获得全新的发展空间。如果解决不好,那么将会是长期悬挂在新荣耀头上的一个巨大不确定风险。

简约长页
中国风长页
复古长页